中小學時期,學生總是不斷的被要求背詩、默寫古文,有偷懶不背者、藏小抄作弊者、通謀偽造成績者,一經發現,最常受到的處分,便是當著老師的面,默背出來了,才准睡午覺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大陸小說家陳村,曾寫過一篇名為《一天》的短篇小說,內容梗概大致是這樣的,主角張三一大早就被母親叫醒,從今天起,他要到工廠做學徒養家,朦朧中盥洗完畢,朦朧中拎著母親為自己準備的餐盒,那原來屬於父親的餐盒,朦朧中張三已經是一個大人了,半途張三告訴我們,他娶了一個媳婦,工作時張三又說他收了幾個徒弟了,到了下午,張三年老力衰,沒有體力繼續做工,於是,把師傅傳給自己的那張「凳面磨得光滑」的高凳讓給了徒弟,回到家,牆上掛著光榮退休的匾額,說著說著,老婆過世了,小孩也大了,故事最後這樣寫著:「張三舉起兩只手看了又看,記得父親活著的時候告訴過自己,一個冲床工到老了還有十只手指頭是非常難得的。想到這個張三就高興起來了。」

整篇故事由匡噹匡噹的冲床聲貫穿,匡噹匡噹、匡噹匡噹­……繚繞不絕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因為通識課報告的需要,讀了
《往事並不如煙》──最後的貴族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pr 20 Fri 2012 19:41
  • 出招

時逢大學甄選入學期間,大學正好放了春假,便回高中,協助學弟妹們做模擬面試的活動。

面試前夕,風塵僕僕回到台南,收到了面試的名單,乍看之下著實可怖,推甄的科系幾乎涵蓋了所有類組、所有領域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r 29 Thu 2012 13:14
  • 品愚

老子曰:「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,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。」,是故愚,乃智者的最高境界。

給自己起個字號,乍看容易,實則煞費苦心,起字號先得考量自己本身的名字,再者,還得符合內在的精神,用字也不能落入俗套,否則貽笑大方,不難想像為什麼現代人給小孩起名的時候,直覺就想到算命,這跟什麼命格八字無關,純粹的,就是把一本辭海翻了三遍,怎麼也想不出來要命什麼名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ean ChristopherCase Method造就了法律的教學革新。

記得,讀高中的時候,我常常問一個問題,如果學校老師課堂上教授的東西,都可以在補習班、參考書或其他的教學輔助資料中獲得的話,那我還去學校做什麼?我想,Dean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!如果,法律系的學生,只是這麼沉悶的坐在教室,聽教授唸法條、讀判例,那麼,學生為什麼要來學校?教授的價值何在?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前言

談論孟荀的思想,如果著眼於孟荀的學術,以及其所提出的理論本身,進行評判分析,就會出現一種類似鬼打牆的狀態,今人之所以能夠以更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古人,絕非精神上優於古人,而是資訊上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一只微笑的魚,或許是長久追尋的終點,只是我們從不明白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薰風徐徐,是一個濕熱的夏天,在高中畢業的那年,卸下一切包袱,卸下日復一日不斷重複而令人厭煩如機械式循環般的生活型態,我決定,出去走走。事後才意識到,花一個暑假的時間,與從前的自己別離,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事。或許,有些時候,別離並非失去,反而是拾回那,遺失甚久的自我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Oct 06 Thu 2011 21:37
  • Recht

幾乎所有的法學入門書都會談到這個詞,Recht,然後,都會這麼說:「Recht在德文裡有兩個意思,第一是權利,第二是法律,代表在已長久使用法律治國的古老歐洲國家中,在他們的觀念裡,法律就等於權利。」

雖然這在書中只被蜻蜓點水般帶過,但既然每本書都提到了,Recht勢必有更深的含意在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