機翼呈三十度向上傾斜,伴隨著隆隆聲拔地而起,隨著飛機的攀升,地面急速縮小,汽車和房舍是最早從視線當中消失的,接著是良田、道路,最後只剩下台灣的海岸線,和那緩慢拍打的浪花,台灣被噴射引擎拉開的海拔距離濃縮成一個概念,像脫離母體的嬰兒被截斷臍帶般,那盤根錯節的相連血脈被狠狠的連根拔起,遁入雲端的虛無,往返的兩道航線梭針似斷開羈絆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、

收拾行囊,兩岸盃從一個概念成為真實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03 Fri 2014 19:04
  • 追尋

 

多年前,剛涉足辯論領域,那時的我總覺得打辯論是一件既叛逆又刺激的奢侈享受,漸漸的,隨著年紀的增長實力的增強,當初那種興奮的令人發抖的狂熱初衷,早已被時間侵蝕、消磨,殘存的,或許只剩下一點責任感,一點不想輕易放棄的倔強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下筆前就知道,這篇文章不會寫得太長,計畫好讀完後,一定得寫篇文章作結,把紊亂的思緒理一理,可現在有太多想說的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。

看過雕塑嗎?這類的藝術品,遠遠的看著,就只是佇立在一角的裝飾品,點綴著、融入在環境中,他不會影響你,只是靜靜的倚著牆,享受他獨立的空間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  • May 29 Wed 2013 14:50
  • 氣味

那曾經是誘人的懸念,駐藏在髮根深處,一種引發非理性情緒的情感根源,一種迫使你將她擁入懷中,最動人的慰藉。

哪一天,一覺醒來,記憶中,那味道已經不復能尋,我惶恐的神情想必是妳能很鮮明的想像的──我……已經記不起你的氣味了!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去了一趟長榮校友會,從剛畢業的學弟妹,追溯到九十好幾的老校友,齊唱著日治時期的日文校歌,像一捲拉長的泛黃底片,將時空的齒輪串聯,喚醒那久久不曾被挪動的記憶,只見陳年的灰塵就這麼被震落,煙霧迷漫。

特大的投影屏幕上,在激揚音樂的襯托下播映著長榮的校景和介紹影片,台下一片嘈雜,言談間知道了學校這陣子出了很多紛爭、很多校務運作人事管理上的不愉快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廉政盃,賽前準備極度倉促,在資料不夠熟稔、論點不能掌握的情況下,果然,經歷一次慘敗,兩隊四場比賽輸掉十二張論點單。

因為太討厭輸,所以每個辯士都會在比賽前盡最大努力做好最完善準備,也因為太討厭輸,所以才有那麼一道曙光,讓我們有贏的機會,但正是因為如此,每當主席宣布成績,比賽拍桌定案的時候,輸,總是難堪又令人難過的五味雜陳,當下,總會想怪裁判、怪隊友、怪對手,但每當回到家,夜深人靜的時候,當一切都沉澱到足以理性思考的時候,當你明白一切藉口畢竟都只是藉口的時候,赤裸裸的,你總會懂得,該怪的,永遠、永遠都是自己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8 Wed 2012 15:12
  • 昨日

臉書,在某種成面上來說,或許還是一個可以不定時帶來驚奇的產物,儘管駱以軍形容臉書像雨滴濺落在車子的擋風玻璃上,一滴、一滴,下一秒,便被雨刷輕輕帶過,留下一片空白,然後雨又重新滴落,像是每個人都急於表現自己;都忙著大聲呼叫,遁入一片喧囂。

但那總有幾片蓄滿露珠的行道樹葉片,在乘載到期限後,翻落,在玻璃上打下一顆特大的雨點,可能下一秒它仍然會被刷去,但你會從規律的雨刷擺動和穩定的車速中驚醒,視線離開前方的車尾燈,向上,看一眼行道樹。無意義的隻字片語中,總見得到,那生命過載爆發後,映得滿室生輝的情景。像隻被驚醒的無尾熊,睡眼矇矓的脫離夢境,然後,又緩緩進入夢鄉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8 Wed 2012 01:05
  • 偶合

三天兩夜的文學營,我最喜歡的,是胡淑雯課堂中提到,偶合的概念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ow To Read A BookMortimer J. AdlerCharles Van Doren共同寫成,其中,Charles年輕時的故事,曾拍成電影Quiz Show──益智遊戲。

Charles曾於哥倫比亞大學任教,當時,電視問答遊戲正興起,往往廣邀社會上賢達人士參賽,而Charles當時為知名大學教授,家族個個都有博士學位,理所當然的,成為節目名單中的明星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