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

收拾行囊,兩岸盃從一個概念成為真實。

 

一個辯手或許終其一生都在追尋一片舞台,一片能夠任其發揮的舞台,其實與其說是舞台,不如說是個概念,一個鎂光燈聚焦後在掌聲中暢言的意象。

 

一個人對於一件事的熱忱最早,應該都是源自於好奇,就像那個多年前怯生生的踏入高中辯論社的影子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最初的好奇隨著理解的增加必然消逝或轉移,這時候這個人必須重新找尋一個定位、一個留下來的理由,否則人生繼續,那個影子終於成為記憶中那個我年輕時……

 

是否有人曾注意到,國中的公民課本,最末章提到兩岸交流的時候,左下角曾附上一張兩岸盃辯論賽的照片;高中接觸辯論,第一部影片看的就是執中兩岸盃的選集;在知道有其他國際賽存在之前,第一個認識到需要搭飛機才能打的比賽也是兩岸盃。

 

於是,兩岸盃就在辯論生涯的很早很早,凍結成為一個概念的枷鎖,好奇心依然,但本質開始發酵,促成了多年後的質變與量變。

 

去年打的兩岸盃由於是第一次打,又位在台灣整體感悟沒有那麼深刻,但今年卻又不同,就結果而言對陣了三支大陸隊伍,得了第五名心中的困惑卻多於喜悅,仍然不習慣社會裁、仍然不理解新加坡賽制,但對二者都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,除了認識到自己反應速度上的不足外,更加深刻的是理解到當初被教育禁止使用的暗黑辯論技,包括惡逃、不合題、初步不成立,在這裡似乎異常吃香,新加坡賽制由於制度追求可看性,進行的過程中往往變得不嚴謹,剔除長時間的詰問環結,以一個辯論賽制而言防範對手論點偏離辯論本質的能力就相對不足,說到底新加坡賽制就是雙方辯手合力取悅觀眾的表演罷了!

 

新加坡賽制或許並非全然如此,也或許打兩岸盃的辯手都正在適應這個賽制,但無論原因為何,這次理解到的,是一種美夢成真的淒涼。

 

二、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怡山大廈已經成為各屆兩岸盃辯手們的共同回憶,你問那些打過兩岸盃的辯手,廣州的風土民情可能他們不曉得,畢竟三天足不出戶,廣州長得什麼樣子,就只有從機場到怡山大廈中途的路程稍微看那幾眼,可一旦提到住宿,其中值得玩味的就可以笑談多時了,從飯店伙食、房間型號、裝潢設計、網路連線到客房服務,無論是褒是貶每年遊覽交遊的景點或有不同,但無可非議的怡山大廈會是一個連結的集合,雖然都未同時住在怡山大廈過,但卻都趴在床上座在桌前,不同時間在同一個地點,辛勤準備比賽過。

 

很多行業或興趣除了技能本身都會在一些場域中存在共識,我稱之為定錨,好比動物愛好者往往都會有固定的聚會地點;角色扮演愛好者在固定幾個地方也會有大規模的表演聚會,有時候會想,這些打辯論的人啊,從高中到大學就是處在那幾所學校和那幾間平價的、為我們不堪其擾的旅館吧,國軍英雄館、勞動育樂中心、劍潭青年活動中心,不都也是,以不同的形式,這些定錨承載著這些熱血沸騰的記憶,如果多年後,我因為其他非辯論的理由,再次進駐這些旅館,或許會有全然不同的感觸吧。

 

而對於怡山大廈,永遠記得的,是那盆刷開房門迎面而來透紅而香氣撲鼻的荔枝。

 

三、

筆墨傳述有時而盡,有些地方要親自去;有先風景得親眼看。

 

孔林、孔府、孔廟,合稱三孔,位於山東省曲阜市,從小學就漸漸的接觸儒家思想,認識孔子,但到了二十一歲才得以親身拜訪。

 

其中最深刻的體悟其實,是那看似無趣的孔林,遊覽時不在一一細說來歷,只是乘著電動車草草的開過一圈,遙想當年個周遊列國的孔子,捨盡一生榮華富貴,為的只是傳達一個理想、一個反覆琢磨的信念,最後鎩羽而歸,物換星移昔日教書的廟聽三座已被歷朝歷代的皇帝修成了深深庭院,後人的居所也已築成深宮,只有那座葬著七十幾代孔子後人的孔林,被人造了一堵牆圈出了那兩萬平方公里的腹地,如今伴著墓碑林的雖然只有原始樹林和蟬聲,卻也隔絕了兩千年人聲雜沓。

孔子的後代享盡榮華富貴,有些人會說那是庇蔭於孔子的福氣,可其中的爭權奪位到底是福是禍早難以定奪,一個被後人封為聖人的人,窮盡一生追尋的想必不會只是子孫的衣食無虞,但孔林可能會是他想守護的吧,一個最終的歸屬、一個屬於自己家族永恆的定錨,都不知道從何而來但至少清楚往何處而去。

 

四、

始終認為每打一場辯論比賽,在辯論上就應該更進步一點,是為一個自我的小小期許,或許變強不再全然只是為了勝利,漸漸的思所到強者的眼界,也許就算站上相同舞台,也很難一下就有相同眼界,但衝擊力絕對是足夠的,歷代多少優秀辯手站過的舞台,從螢幕前換位到了螢幕中,視角的差異終將化作視野的差異,成為真正的強者太難,打辯論要說服的人也太多,但期許終有一天,我能夠說服自己,那也不枉走了這一遭。

兩岸盃算的上辯論生涯當中的一個里程碑,有些堅持會被時間削的圓潤,但唯一不變的,是那個橫在胸中的辯論魂,從彼端到此已成往事,從此又要為下一個彼端劃定方向,如果這世界上最殘酷的現實是美夢成真,那最浪漫的逃避就只有讓夢繼續,讓彼端之後還存在彼端,串連到最終的永恆歸屬,藉由階段性的里程碑校正方向,然後期待著下一個仲夏夜裡,一曲盛夏光年。

創作者介紹

墨風的部落格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