薰風徐徐,是一個濕熱的夏天,在高中畢業的那年,卸下一切包袱,卸下日復一日不斷重複而令人厭煩如機械式循環般的生活型態,我決定,出去走走。事後才意識到,花一個暑假的時間,與從前的自己別離,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事。或許,有些時候,別離並非失去,反而是拾回那,遺失甚久的自我。

 

卻說,會來到這次營隊純屬偶然,經朋友的介紹,參加了這個童子軍的露營活動,而這一晚,也成為了往後無數個夜裡,反芻入夢的回憶。

到達晚會會場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,下著雨,地是潮濕的,霢霂微濛中,乜見會場中央,幾位工作人員正搭著營火。或許童軍,利用其過人的技能,能在雨中生火吧!我想著。

終於,晚會開始前,伴隨一陣歡呼聲,黮暗的營地霎時暈上旖旎醺光,營火被吹得燒了起來,由火苗變成火舌;再由火舌變成熊熊烈火,從木縫中迸了出來,狂野飢渴的吞噬著柴薪,每張映著明滅金光的臉龐都綻出笑容,也都癡迷專注的注視著面前的爝焰,陣陣狂喜直逼胸臆。

大型的音響設備架設完畢,各色增添氣氛的霓虹探照燈懸在舞台邊輕輕的閃爍轉動著,飲料和各式烤肉用品、食品也都一車一車的運了進來。

DJ開始播放重低音的音樂時,我就一直站在營火邊,看著、想著。

人群在跳舞,一個光球的舞者把光球兜的眼花撩亂,有人拿著一串串的丸子在火上烘熱……。

我仍然站在營火前,莫名的,覺得感動。

更多的人出現了,電子混音的節奏越來越快,所有的燈都用及快的速度閃動著,照得一地斑斕。

暖和的火光形成一個小圈圈包圍著我,如屏障般,把雨夜的凜冽風寒和振聾發聵的電子音樂擋在外頭。

為什麼?

為什麼覺得好感動,忞忞的我想著,在人群中,在火光內,找到孤寂,找到一種很原始的情感,從電子音樂中,抽出半絲半縷,難以言喻的感覺。

是火,搜索枯腸,總算讓我想到,我們早就不需要火了,我們有3C、有科技、有最先進的產品,如果要吃東西,我們可以列出幾百件烹飪機器,包准輕鬆又方便;要溫暖,我們可以算出幾百個廠牌的電暖氣,還可以定時定溫,要光線,廣場旁邊不就這麼掛著七彩的燈泡嗎?

我們又何苦,在雨天生火?

但是,室外的晚會幾乎,沒有例外的,總是有個火堆,就連室內的晚會,也要弄個假營火來過過乾隱,為什麼?

我走出火光的範圍,立刻,刺耳的音樂穿進耳膜,心煩意亂。

為什麼只有站在火光當中,才能感受到一種圓滿飽暖的感覺?

或許,我們繼承著一種原始的基因,在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當中潛藏著, 升起火時的喜悅和站在火堆旁的圓滿情緒,只是一種傳承,只有在這個時候,我們才能感覺到血脈相連,生命從幾萬年前到歷史上的今天,被一條灼熱的細線貫連起來了,站在火堆前,我們感受到的,不只有明亮和溫暖,我們更感受到生命在其中的悸動;我們驚見造化之奇;我們認知自己的渺小,這時候,我們真正克服了時光的洪流,跳脫出一種桎梏,可以一覽生命的全豹了。

而身在其中的我,又怎能不感動莫名,心悅誠服呢?

 

離為火,程頤曰:「天地之中,無無麗之物。」有沒有可能,在追求便捷的同時,我們已然遺忘某些重要的東西,失去某些從我們祖先的祖先開始,就已附麗其上的珍物。

如果,離開柴薪的火焰終將燃盡,那麼離開火焰的人呢?

任何一種形式的旅行,都是一種追尋,不管你稱它作別離也好,出走也罷,我想,這次的旅程,已然找到了某些,值得我玩味許久的感動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墨風 的頭像
墨風

墨風的部落格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