機翼呈三十度向上傾斜,伴隨著隆隆聲拔地而起,隨著飛機的攀升,地面急速縮小,汽車和房舍是最早從視線當中消失的,接著是良田、道路,最後只剩下台灣的海岸線,和那緩慢拍打的浪花,台灣被噴射引擎拉開的海拔距離濃縮成一個概念,像脫離母體的嬰兒被截斷臍帶般,那盤根錯節的相連血脈被狠狠的連根拔起,遁入雲端的虛無,往返的兩道航線梭針似斷開羈絆。

 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