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前,剛涉足辯論領域,那時的我總覺得打辯論是一件既叛逆又刺激的奢侈享受,漸漸的,隨著年紀的增長實力的增強,當初那種興奮的令人發抖的狂熱初衷,早已被時間侵蝕、消磨,殘存的,或許只剩下一點責任感,一點不想輕易放棄的倔強。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