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曾經是誘人的懸念,駐藏在髮根深處,一種引發非理性情緒的情感根源,一種迫使你將她擁入懷中,最動人的慰藉。

哪一天,一覺醒來,記憶中,那味道已經不復能尋,我惶恐的神情想必是妳能很鮮明的想像的──我……已經記不起你的氣味了!

墨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